200812/25

漩涡

隐隐约约的觉得时间在戏弄我.

明明知道有些时间丢失了,就在那,几乎触手可及,可当我走近,他却又消失不见.

它们躲藏在每个角落里,被遗忘掩盖,被麻木腐蚀.

它,时间,异常狡猾.

这种感觉在此刻尤为强烈,特别是浓稠的回忆一股脑的钻进心里,一一细数,让我觉得世界从未如此厚重过.

如此沉甸甸,却又残缺不全.

节日只是一个个时间的刻度,只有如此才能提醒那些茫然的人们去重视往昔,寻回自我.

我们太容易迷失在诱惑,狡诈,欲望与混乱之中.

并且终生都在和一个称之为”变化”的东西战斗着.

征服,或被吞噬.

往往是后者.

 

当然,还有一些冰凉的愧疚会顺着我的头发滑到脚底,然后盘旋那么一会,甚至让我痒痒的笑起来.

笑起来.

笑自己的狂妄,笑世界的疯狂.

笑自己的惆怅,笑世界的悲凉.

最后笑万物的荒唐.

 

沉寂.

一个逝去的年华,一个又一个.

我们将在这样的旋律中献出我们的青春,我们的欢笑.

随后冰冷席卷而来,淹没一切.

困意带着芬芳,甜言蜜语,穿过痛苦,悲伤,引领我们到达绝美的幻境.

总会有人发现,

沉睡中的呢喃如此轻柔,

让时间也暗淡下去.

直到我们醒来,

去发现,

去探索,

去寻找下一个枷锁.

Leave a Reply